白日流星

Q:以“我从乌鸦手中抢夺玫瑰”为开头,写一段be?

我从乌鸦手中抢夺玫瑰。

乌漆麻黑的爪子抓着玫瑰不放,乌漆麻黑的翅膀上下扑棱——“我的!是我的!”

我不喜欢这玩意,黑乎乎的一团,似乎多蹭它两爪子,就能蹭下一层锅灰。但我与它已经纠缠了半个小时。

我终于停下来,盯着那乌鸦。

“喂,你拿这玫瑰干什么?”我突然问它。

它愣了下,花了零点一秒思考我的问题,然后死死抓住玫瑰——“关你屁事!”

下一句紧接着传过来,“丑八怪!”

我愣了下,思索几秒,苦笑着松了手里的劲,“丑鸟,你知道我拿这玫瑰干什么吗?”

乌鸦顺着我的话茬,爪子半分不松,“干什么?”

“我被我喜欢的女孩拒绝了,她很喜欢玫瑰,她说,如果我送她一朵最漂亮的玫瑰,她就会考虑喜欢我。”我低头看着手里这只玫瑰,“这只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玫瑰”。我想到那女孩拒绝我时的冷酷,觉得十分悲伤,于是低着头不再说话。

一阵久久的沉默。

“喂。”乌鸦不耐地喊道。

我仍低着头,“算了,也许她根本……”

“给你。”它不情愿地松开了爪子。

“本来我也要拿去告白的,这是附近最后一朵玫瑰了,我找了很久……喂!你干什么!你停下!你疯了!”

在乌鸦歇斯底里的叫骂里,我笑着将玫瑰撕成了碎片。

“很感谢你帮我找到了它,我以后再也不用看见这恶心的花了。”




评论